第八百二十五章 逗儿

?热门推荐:
????“这……,有哥儿要回去考试,待过了中秋让他自个儿带着小厮或者让他大哥陪他回去一趟就是,哪里好意思由你陪他去考试,你自个儿那么多的事儿要忙呢。”听了苏云朵的话,大舅母眼里喜色一闪而过,随即摇了摇头道。

????陪宁华有回秀水县参加考试,可不只是苏云朵口头说说而已。

????她从宁忠平那里得知宁华有打算明年下场一试,就与陆瑾康商量过了。

????虽说苏云朵很想念葛山村的人和物,只是这次陆瑾康有重任在身,苏云朵本人心里也记挂着才开始起步的康云牧场,故而他们打算以最快的速度赶往勃泥城,自然也不打算在燕山府多做停留,更不会拐个弯儿去秀水县回葛山村。

????当然来了北地,葛山村自然是要回去看看的,故而早早商定了苏云朵去葛山村的行程。

????如果没有陆达和小徐氏等人或在庸城或在勃泥城,苏云朵肯定是要回葛山村与孔老大夫他们一起过年,如今看来只能会庸城或者勃泥城过年了。

????如果不是宁华有打算今年下场一试,苏云朵回葛山村的行程只怕还要晚些,至少会等到春暖花开。

????既然宁华有打算下场一试,按宁家的情况也没有可以抽出身来陪他回秀水县,倒不如让他跟着他们同行。

????县试在二月初,报名却在头年冬月。

????也就是说,宁华有若要下场考试,少说也得当年十月初从京城出发赶回秀水县,若能顺利通过来年二月的县试,就该一鼓作气去燕山府参加四月份的府试,府试过了自然还要参加接下来的院试,过了院试就有了秀才功名。

????这一套程序下来,再回到京城,就该是九、十月份了。

????宁家人手不多,哪里抽得出人手来陪宁华有回乡考试,更何况参加县试扬名还需要找到互结的人和具保的禀生,难怪与宁华有同龄的苏泽臣眼看就要拿到秀才功名,而宁华有连场都没下过一次。

????苏云朵自是听懂了大舅母全氏话里话外的意思,全氏这是既希望她能出手帮宁家一把,助宁华有下场一试,又担心她为难,不由微微嗔了全氏一眼道:“大舅母这般说可就太过生分了,咱们是最亲的人,我可是将表弟当成自己亲弟弟的!再说我本就打算要回葛山村看看,甚至打算去住些时日,陪表弟考试不过只是顺便罢了!”

????宁家人自然知道苏云朵这个顺便哪里会是苏云朵说的那么轻巧,虽说宁华有是宁家第一个参加科举的人,却并不表示宁家人不懂。

????东凌国的读书人参加县试,报名前需要办不少手续,报考前需要填写亲供、互结和具结。

????亲供很简单,只要写清报考人本身姓名,年岁,籍贯,体格以及容貌特征,再填写曾祖父母,祖父母,父母三代存殁履历,过继之人则还要写清亲生父母三代履历。

????互结就是考生取具同考的五人,写具五童互结保单,作弊者五人连坐,这个也简单,却因为有连坐这条,则需十分的谨慎,就得有一定的人脉去了解互结对象的品性。

????具结则是请本县廪生具保,称之“认保”,保其不冒籍,不匿丧,不替身,不假名,保证身家清白,非娼优皂吏之子孙,本身亦未犯案操践业等,有了廪生的具保,读书郎方准报考,且名册分存县署,也称之为“廪保”。

????像宁家这样搬去京城数年,在秀水县又没有什么人脉底蕴的,就算给钱,人家也未必肯替你具保。

????但是苏云朵则不同。

????别看苏家比宁家更早搬去京城,可人家在葛山村留了一手。

????苏家不但每年都能从葛山村得到收益,人脉也得到了扩展,更何况苏云朵如今还是镇国公府的世子夫人,想替宁华有找个廪生具保就是件轻而易举的事。

????只是!就算苏云朵在秀水县有人脉,要让宁华有顺利参加县试也不是一蹴而就的事。

????县试报名一般在头年冬月,也就是说,苏云朵除了要陪宁华有回去参加考试,还得在冬日里抽出时间来陪宁华有回秀水县找人互结,找禀生具保。

????当然苏云朵也没打算一直陪着宁华有从县试考到院试。

????只要通过宁华有能够通过县试,接下来的府试和院试就可以直接派两个得用的人跟着侍候即可,反正陆老太太早已将燕山府城的那个院子给了苏云朵。

????苏云朵在燕山府城也算是有房有人,自是无需苏云朵亲自陪同考试了。

????听着苏云朵娓娓道来,一直担心自己再次错过下场机会的宁华有顿时喜得手舞足蹈,那兴奋的模样快要赶上欢哥儿了。

????“看你多大的人了,还像个小孩儿一般!既你表姐都替你安排好了,还不赶紧地去收拾行装?你表姐、表姐夫还有你小叔他们都是有重担在身的,这一路去你可得事事听他们的安排,切不可自作主张增添烦扰!”全氏瞪了宁华有一眼,拉着他的手细细叮嘱。

????机会难得,宁华有自是连连点头称是,又耐下心事听爹娘长辈们絮絮叮嘱一番之后,背着长辈们对着苏云朵做了个鬼脸,匆匆带着小厮收拾行装去了。

????苏云朵也没再华胜街多停留,她还打算去云裳转转看看,只是在宁家到底多说了些话,出门的时候才发现时辰已然不早,只得暗自叹了口气,匆匆赶回镇国公府。

????事实上苏云朵早几日就将京城这边的事务理清,该放权的放权,该调整的调整,别说这次离开的时间大约也就一年,就是离开个十年八年,想必也不至于出什么乱子。

????毕竟能让苏云朵托付重任的人,都是她的心腹,个个忠心着呢!

????这次苏云朵前往勃泥城,牧场自然是重中之重,却也有其他的打算,故而这次她将带着张平安和升贵同行。

????张平安自跟着苏云朵来了京城,一直致力于果酒酿造和开发,经过几年的努力,乐游酒坊的果酒已经有十数种之多,分纯果酿造和白酒泡制两种,工艺已经日趋成熟,早在去年苏云朵就开始安排申豹跟着张平安学果酒的酿造和泡制。

????虽说申豹是张平安的岳父,在酿造和泡制果酒方面却成了张平安的徒弟,一个用心教一个用心学,申豹已经基本掌握了果酒的酿造和泡制,加上酒坊还有个酿酒的老师傅曾老,也许张平安的离开会给酒坊带来些许影响,不过这个影响并不算大。

????升贵是陆名扬给苏云朵的人,主要管着大房的铺子和庄子,偶尔也会帮苏云朵做些收粮买地的事。

????也许在农事上升贵不如姜霄,可是在购粮买地方面却远胜过升贵。

????故而这次苏云朵特地将知贵带着,一来也让升贵亲自向陆达和小徐氏汇报大房这些年的收益,二来也是苏云朵打算就近在北地买地各粮建酒坊,需要升贵这样的人替她把把关。

????苏云朵回到镇国公府,先去慈安堂给安氏请安,顺便看看欢哥儿。

????为了在离开京城前让苏云朵有更多的时间陪伴欢哥儿,原本并不打算在启程之前将欢哥儿搬去慈安堂,只是这几日苏云朵实在太忙,不是带着人收拾行装交待各项事务,就是接待访客,还得抽出时间去东明坊和华阳街向娘家亲人道别,压根没有更多的时间陪伴欢哥儿。

????就算心里再舍不得,苏云朵还是决定让白芷带着欢哥儿提前搬去了慈安堂。

????也许是听到了苏云朵的声音,也许是母子天性,苏云朵还没走进慈安堂的正屋,就见原本坐在毯子上玩得专心的欢哥儿,已经将手中的玩具丢开,快速往门上品爬了过来,嘴时三边流着口水一边咿咿呀呀地叫着。

????苏云朵一步跨进门,看到欢哥儿如此模样,心里真是又喜又酸,伸手一把将欢哥儿抱在怀里,拿出帕子来细细替他拭去嘴角的口水,顺势在他那嫩嫩的小脸上香了一口:“欢哥儿可是想娘了,来让娘再香一口!”

????说着又在欢哥儿的小脸上落下一个亲吻。

????欢哥儿开心地拍着小手,嘴里咿呀着没人听得懂的小人国语言,待苏云朵在他脸上落下几个亲吻,欢哥儿看着苏云朵微愣了片刻,仿佛开启了新技能,小嘴对着苏云朵的脸重重印了上去。

????虽说被欢哥儿印得一脸口水,苏云朵却没有一丝嫌弃,开心得不知该说些什么,只觉得今日的天高,原来有些酸酸涩涩的心像是瞬间被蜜糖所包裹,哪里还有什么酸和涩,唯余满腔的甜和软。

????“哎哟,欢哥儿居然会亲亲了!快过来亲亲曾祖母。”安氏一见顿时就眼红了,对着苏云朵怀里的欢哥儿直招手。

????欢哥儿却像是找到了新的乐趣,一边咯咯笑着,一边用他那双小胖手紧紧抱着苏云朵的脸,亲了一下又一下,亲了一边亲那边,直亲得苏云朵满脸都是他的口水,却依然意犹未尽。

????苏云朵满脸都是欢哥儿那黏答答的口水,心里却美得像是花儿开放,眼睛里不由升起薄雾。

????虽说欢哥儿亲她的脸,也许只是有样学样并不表示他懂得这个亲吻的含义,却同样表示他在成长。

????从刚出生时只会哇哇大哭连头都不会抬的软绵绵小婴儿,渐渐地会抬头,会翻身,会独自坐起,会爬行,欢哥儿一直在成长,待一年后他们归来,他应该会喊爹会喊叫娘,也会走路了。

????想到自己将要错过欢哥儿学说话学走路的这个过程,苏云朵一颗开了花一样的心顿时多了几许苦涩,要不还是带上欢哥儿?

????安氏虽然逗着欢哥儿,却也注意到了苏云朵的神情变化,心里不由一个咯噔,眸底微闪,片刻之后仿佛有了决定,示意在自己身边侍候的红袖从苏云朵怀里将抱着苏云朵的脸玩个没完没了的欢哥儿给抱了过去,尔后指着自己的脸向欢哥儿要亲亲。

????没想到欢哥儿却没让安氏如愿,一只小胖手将安氏凑到面前的脸推开,另一只小胖手伸向苏云朵,嘴里咿呀叫着,看他那样子明显还要苏云朵。

????安氏虽不会与欢哥儿计较,心里却也难免有些失落,更是佯装生气地瞪了欢哥儿一眼道:“你这臭小子居然不愿意亲亲曾祖母,你这是嫌曾祖母没你娘长得好看?”

????苏云朵很快就收起了心里刹那间涌起的心思,接过白梅递过来的湿帕子擦去脸上欢哥儿留下的口水,等她再抬头已经又是那个“铁石心肠”的苏云朵。

????看到欢哥儿的模样,再听安氏的话,苏云朵赶紧上前一步轻声细语地对引导欢哥儿:“欢哥儿快亲亲曾祖母。你可要记住了,曾祖母是这世上最疼爱你的人!”

????欢哥儿见苏云朵近前来,兴奋地又是叫又是跳,安氏都有些抱不住他了,苏云朵伸手护了护,却并没有伸手接过欢哥儿。

????欢哥儿发现苏云朵并没有要接着抱他的意思,顿时就觉得有些委屈起来。

????娘今日才抱了他这么一会儿,他还没与娘玩够呢!

????于是小胖手指着苏云朵,嘴里愤怒咿呀出声,虽然没人听得懂欢哥儿的话,却从他的动作和表情中,谁都能看出他这是在对苏云朵发出他的控诉呢!

????苏云朵心里自是又酸又软,直恨不得一把将欢哥儿重新抱在怀里,却很明白不能事事依着欢哥儿,直到欢哥儿依言抱着安氏重重地亲了安氏一口,苏云朵才重新接过欢哥儿,却不再与他继续玩亲亲,将他放在毯子一端,自己则拿着拨浪鼓蹲在毯子另一端上引导欢哥儿爬行,这是欢哥儿学会爬行之后,苏云朵专门为锻炼欢哥儿设计的,每日需引导欢哥儿爬行数次,只为强健欢哥儿的体魄。

????开始的时候安氏很不理解,就算镇国公府以武传家,府里的子弟也都要过了五周岁才会根据各自的体能情况,安排一些训练。

????在安氏看来,练武一道须得循序渐进,像欢哥儿这样七、八个月就开始加练,实在是拔苗助长。

????可一段时间下来,欢哥儿的体魄有了明显进步,也没看出有什么不好的地方,于是也就任由苏云朵的安排,偶尔安氏还会亲自拿着玩具引导欢哥儿,让欢哥儿从这头爬到那头,曾祖孙二人远得不亦乐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