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九章 疑人不用

?热门推荐:
????白紫凝苦涩一笑,顺着南宫轩逸的手起身。

????“三公子,看在你良心发现的份上,我也告知你一件事。你若想从我身上得知我们家保留的秘密,想来是多心了,那件事,只有爹爹和二哥知道,你可在他们身上打主意,与我……是万万没有关系的。”

????说完,白紫凝便大步走了出去,脚步异常坚定。

????南宫轩逸见她离开,立刻上前解了慕容苏的穴道“苏兄,如今,应当怎么办?”

????慕容苏浑身无力,瘫坐在地上,也不再去追。原来……她一直以为,自己纠缠她,是为了那个秘密吗?

????“哈哈哈……哈哈……”慕容苏突然仰天长笑起来,笑容却是癫狂得将眼泪都笑了出来。

????南宫轩逸叹气摇头,若这便是痴情之人的结局,他情愿自己是一寻花问柳的花心男人。

????“噗——”一口鲜血喷出来,南宫轩逸大惊,立刻捏着他的手腕把脉,急火攻心。

????“慕白,快去弄些降火清热之物。”

????白紫凝提着包袱走出院子,听见了房中传来的大笑,不由得也是勉强一笑,这是终于解脱了吧?

????给你自由,也给我自由。

????只是……她为什么这样不开心?

????白紫凝深吸一口气,她不应当再这样堕落了,已经两个多月了,即便要伤心,也不应当在旁人面前,活活给人看笑话。

????不若……去玉阁好了。

????白家和慕容家,她是都回不去了,她的那个爹,一定暗中与慕容家主做了交易,她若回去,也许又要被送过去吧。

????白紫凝自嘲地笑了笑,想不到,如今她能去的地方,竟是只有玉阁。

????其实还有落莺阁,只不过,那其实也只是玉阁的一个分支罢了,而她,便是真正的落莺。

????去了玉麟山庄,白紫凝便将自己关了起来,不再见人,木翎木航见了,不明所以,只得暗中找机会给木雪莹递了消息。

????木雪莹此刻扮的小草,在舒清怡的培养之下,已经不再结巴,肤色也才了些许,着实看着机灵许多。

????收到两人云雀递来的消息,心中不由得思忖起来,只怕凝儿,是真的喜欢慕容苏,竟是连自己也瞒了去。

????这要怎么办才好?她如今在这里正是紧要关头,脱不开身。

????索性阿逸那里,应当是闲着,不若让他去找慕容苏了解实情,究竟两人之间发生了何事。

????“小草,大小姐回来了,正唤你呢。”

????“嗯,谢谢姐姐,小草马上就去。”小草三两下将洗了茶,又重新斟好,端着进了屋子。

????“小姐。”悉心替舒清怡斟茶,木雪莹脑子里想的却是,不知道那两人的事情,舒清怡有没有参与。

????这些日子教了她,却并未让她跟在身边,明显是还不信任她,估摸着这几日便要考验她了。

????“小草,你的茶艺当真又进步了,学的确实很快。”舒清怡抿着茶,似有倦意,小草立即绕到她身后,替她揉太阳穴,也不出声。

????揉了半晌,大抵是觉着没人说话太过安静,舒清怡开口了“我瞧着你结巴好了,在我面前仍是少言寡语,可是在怕我?”

????“没有,小姐心地善良,小草如何会怕?只是觉得自己嘴笨,也不知道能说些什么让小姐解闷儿。”

????“不必这样拘束,你的脑子灵活,我是知道的,你想说什么想问什么,只管说便是。”许是揉完穴道又捏肩膀很是舒服,舒清怡闭上了双眼。

????“是。”木雪莹没想到,是这样个试探法。

????“小草瞧着小姐的面色很是疲倦,想是遇见烦心事,忧思过甚,不知小姐可愿说上一二,看小草能否有替小姐分忧的地方。”既然舒清怡试探,那么她也顺水推舟好了。

????“能否分忧?”舒清怡睁开眼睛坐了起来,抬手屏退旁人。

????“小草,你说,如何才能解除两家婚约,却又不伤两家和气?”

????解除婚约?她和慕容苏吗?这个……只怕是意外之喜了。

????“恕小草直言,小姐这是想……毁约?”

????舒清怡点头,却又立刻摇头。

????“毁约的也不是我一个,是他负我在先。”

????声音不怒不喜,摸不透舒清怡的心思,木雪莹索性继续试探,面色不解“小姐,既是那人辜负小姐在先,不若同老爷直言,到底是那人之错,小姐只当之前的婚约订给了狗,老爷如此疼小姐,必然会帮着您,对方理亏,想来也不敢说什么。”

????舒清怡听着这颇些烈性的小女儿话语,不由得勾起嘴角,她是想看看这姑娘的脾气,才扔了个题给她,她倒好,直接来了个破罐破摔。

????“小草,你还真是想一出是一出,不过此事,我父亲可不会同意,你这办法,我也想过了,若非他们不同意,这法子,我可就用了。”舒清怡浅笑着摇头。

????见舒清怡对自己没什么戒心,木雪莹又进一步试探道“小姐,您的未婚夫是慕容府的三公子,我听说,他已经要继承家主之位了,若是老爷这里走不通……您不若与他商量商量?”

????舒清怡思虑片刻,还是摇头“不行,跟那个人没什么好说的,为人太懦弱。”

????懦弱?木雪莹敏感地察觉到什么,却没有直言“莫非那人不愿意分开?小草素听闻慕容三公子素来都是拈花惹草,该不会……传言都是真的吧?”

????“拈花惹草?”舒清怡心中思忖一番,轻笑着“拈花惹草是假,不过……”

????有人上心,就与她无关了。

????木雪莹直觉当中还真有误会,但看舒清怡的模样,或许对这所谓的未婚夫慕容苏,并没有什么感觉,甚至还想着解除婚约,或许……她父亲所做的事情,她还不知道。

????这样的话,让慕容苏来与她商量解除婚约之事,或许会容易许多。

????“既是如此,小姐您为何也要解除婚约?让他们慕容家背负骂名,对于您与剑宗的名声……应当会好些吧?”

????闻言,舒清怡不由得叹了口气,这事……她做不得主。

????“小草,我与你说这些,并非什么试探,也不是怀疑,我的原则,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我也知你伶俐,所以,你说话……当真不必这许多试探。”

????。